心理书籍介绍
《乌合之众》
发布时间:2020-11-12
  

五分钟了解《乌合之众》:

群体心理研究

《乌合之众》出版于1895年,至今已被翻译为十几种语言,再版29次。这是古斯塔夫·勒庞凭个人研究兴趣写成的书,但却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群体心理学。

这本书豆瓣评分8.2分,在豆瓣热门社会心理学图书TOP10中第一名。如果你对心理学有浓厚的兴趣,这本书作为研究群体心理的开山之作,是你必读的一本图书。


这本书虽薄薄一本,但读起来却有些晦涩难懂。

本书写于法国大革命100年后19世纪末的法国,那时候,一战、二战也还没有打,在时代的夹缝中,作者产生了对社会心理学、特别是群众思维、大众心理的思考,请注意,是思考,而不是研究。

为什么说是思考,因为他发现并勇敢的指出了当人们拉帮成群的时候,思维、言语、行动甚至智商都与其个体孤立的时候有较大差别,其中涉及到宗教、政治、道德、战争、革命等很多方面,当人们形成一个群体时,其相互影响,即可能做出高尚的利他行为、也可能变成凶残的刽子手。

 


本书主要说明了群体心理,群体的意见和信念以及不同群体的分类及其特点

一、群体的概念

在书中,当一个群体形成一致性的心理后,这些人往往散布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中,他们会展现出群体的独有的特征。比如股民,比如娱乐圈的明星以及网红,实际上玩知乎的用户也属于群体(有着相似的心理诉求)。当一群人具有一致性的心理诉求就是作者定义的“群体”,也就是——“乌合之众”。

二、群体的特征

(一)群体的智力低于群体平均智力,也就是智力会下降——低智。

因为群体是低智的,所以群体特别容易被暗示所误导。他们更容易相信并传播着谣言,有着古怪的理念,比如邪教成员。至今还有很多人坚信地球是平的,所谓的地球影像不过是政府的谣言。
)、极其自信
群体极为自信,胆大妄为,很多事一些人想都不敢想,但这些人聚集成一个群体后就无法无天了。比如:打群架,斗殴,这包括村民间械斗,有很多新闻报道出一些村为争夺水源、修路权等发生大规模械斗,一些很平时懦弱的人犯下命案,当然还有学生间斗殴的,一些普普通通的学生干起群架来能玩命。

(二)情绪化、敏感化
群体总是被情绪驱使,越是激烈的情绪越可能主导群体。在激烈的情绪下群体倾向于采取实际行动。这使得群体像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着。
   其实“五四运动”就是被情绪化地煽动起来的,不过这场运动的领导人有学识、有眼光。至于一战,不就是因为一场“刺杀”导致的吗?
  群体具有道德感
    群体具有较高的道德水平。
    比如法国大革命期间,巴黎发生了九月惨案,罪犯把他们从牺牲者身上找到的钱包和钻石放在会议桌上,而这些本来他们是很容易把这些东西据为已有的。1848年革命期间,在占领杜伊勒利宫时呼啸而过的群众,并没有染指那些让他们兴奋不已的物品,而其中的任何一件都意味着很多的面包。

 

 

勒庞对“群体”并无好感:他眼中的群体无意识、无理性、头脑简单、思想极端。当然,你或许也会隐隐觉得,《乌合之众》里的观点过于激愤,甚至是充满偏见。

没错,《乌合之众》并不是非常严谨的著作:书中有不少错误的观点:比如认为妇女是没有进化好的落后物种,拉丁美洲人是较为低下的民族等等。书中的结论,大部分都来源于经验和观察,并不算科学的社会学研究方法。这些问题,几乎是所有研究者都公认的。

但这些瑕疵,无法掩盖《乌合之众》作为一本经典的价值所在:它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群体社会所存在的种种问题。经历了19世纪末的种种动荡之后,勒庞提出,人类即将进入群体时代:决定国家命运的,不再是伟人,而是群众自己。决定社会舆论的,不再是精英报刊,而是群体意见。

 

这本书能带给我们很多思考:即使随着时代的发展,其中的一些观点在我看来已经显得无力,但是整体对于大众行为的探究是极为精确的,让我认识了很多以前不解的群体行为背后的心理。也能让我们意识到当我们身处群体时心理的变化,从而控制好自己在群体中的行为,避免不理性、偏激,尽可能将对于群体好的情绪和行为发挥到极致。

 

下面是一些名句摘抄:

1.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2.我们始终有一种错觉,以为我们的感情源自于我们自己的内心

3.群体只会干两种事——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

4.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5.我们以为自己是理性的,我们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有其道理的。但事实上,我们的绝大多数日常行为,都是一些我们自己根本无法了解的隐蔽动机的结果。

6.所谓的信仰,它能让一个人变得完全受自己的梦想奴役。

7.在与理性永恒的冲突中,感情从未失过手。

8.有时不真实的东西比真实的东西包含更多的真理。

9.群众没有真正渴求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充耳不闻…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10.数量,即是正义。

11.掌握了影响群众想象力的艺术,也就掌握了统治他们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