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书籍介绍
  

芦苇

他每天下午都要去街角拐弯处的咖啡馆的二楼上坐坐,安静的坐在这里,他告诉我说在这个地方可以看到相较于其他地方更多的风景。这不是闹市中心,却也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人群或许可以给老爷爷孤独的心灵带来一丝蔚籍。一杯不放糖的苦咖啡可以陪着他直至夕阳落下晚霞褪去。老板也不会让我赶走这个孤寡老人,若是人少清闲时候,我还会坐下来和他闲聊几句。

 “老爷爷,你今个也在呢?”我端着盘子缓缓的向他走去,踱着小碎步,以防潵了这盘子上的咖啡。“给,您的不加糖的苦咖啡”。他起身接过我手中的咖啡。

我知道他曾经有过一个老友,他们相遇在六十年代。那是文革时期,中共党中央发起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他们在拥挤的人群中碰到了对方。

 “小白呢,你是不知道当时那场面是多壮阔啊!我们为了搭上那辆卡车都拼了小命的往前挤,我终于挤上了一辆皮卡车不过我的同伴和我分开了。”老爷爷坐在桌前,望着窗外的夕阳,回忆起自已的故事。我则是在他身边静静地听着做一个倾听者。听他讲起那段憾事。

 “我和一群青年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从城市到乡下所用时间不久,可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遇见了他。满怀期待的青年们在车子里兴奋的歌唱欢呼,我们开始兴奋地做着自我介绍。我认识了很多个名叫爱国,立业同志,还有一个名叫陈子都同志。小白,你看他的名字都和别人不一样,怎么能不让人记住他呢。

他告诉我,子都是出自诗经山有扶苏篇,陈子都说他期待着一个名叫罗敷的姑娘来做他的妻子。我们那群同志在不同的站点下车,走向不同的乡间岗位。我和他在终点站芦苇村下车了,我们两个人被分配到芦苇小学做临时教师。我们住进同了一间宿舍,在乡间校舍度过了一段不算阳光但很灿烂的时光。那些日子想想都觉的不可思议,想要永远停留在那个时间。

爷爷的故事讲到这里时留一下了一声长叹和唏嘘。长叹的是他的岁月青葱和他们的友情岁月。

爷爷所在的这个学校的规模很小,也就只有五个班级,每个班级的学生也就二十个左右吧。教师资源匮乏。这次分配中也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他们承担了很多课时任务。因为他们的一腔热血,所以未能感受到疲惫。白天的时光和孩子们一起玩耍,晚上的时光便似乎时浪漫的二人世界,两个人谈天说地,从星星月亮谈到理想哲学。建国爷爷说那段日子里他已经变成陈子都的罗敷姑娘了。爷爷说自己是个伪文艺,而他的小伙伴也是一个披着文艺衣裳的伪文艺。他们在那段时光里相处的甚是愉快。

爷爷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又继续谈着关于他们的阳光灿烂日子。他的声音有缓缓传来,带着些许沧桑。

在陈子都那小子没有接触姑娘的日子里,我就要悲催地全部承接他写的文酸情诗,听他唠叨唠叨日常,还要防备他时不时的轻佻行为。我有时候都觉得他看我的眼神不一样。跟看姑娘的眼神差不多呢。陈子都那小子,他不大喜欢村里的姑娘,我觉得那些个姑娘可能不是他喜欢的温柔文静的罗敷模样,在他眼里,芦苇村的姑娘都是性子野又泼辣的人。当然芦苇村子里不乏这些姑娘,当然也会有小玉这样温柔并且喜欢读书的人。

小玉有个妹妹在上学,她会偶尔来接妹妹,一般时候她会停留在学堂和还没有回家的孩子一起学着看书读诗。小玉的性格一点也不野,相反还有一种温文儒雅的气质。小玉在陈子都面前尤为文静,小玉对他的喜欢全都表现在了眼睛里,那是掩藏不住的。如果不看她的粗布衣服和黝黑肤色,那她肯定就是流落乡村的秦罗敷了。可惜我那傻兄弟的眼睛里看不到小玉。

在芦苇村待了两三个月之后吧,陈子都收到了一封来自家书,信中谈到子都的父母托人找了关系以好让儿子早点回去。子都的父母想让他早点回家成家立业。这下好了,子都终于可以去找他的罗敷姑娘了。这么一想我的心情还有一点难过,想着日后的日子也就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了。祖国未来的花朵就有我一人来守护了。

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那个不喜欢乡野姑娘的文艺人,也不想要回去和城市里的罗敷姑娘结婚。他说他要陪他喜爱的人留在这发光发热,他回信婉拒了他的父母。陈子都还是像往常一样,继续在这里给孩子们上课,教孩子们读诗。晚上时候自己写首小诗抒抒情趣。这小子,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也从来没有听他谈起过保家卫国的理想。可是孩子们知道了觉得陈老师既然没有选择回家相亲结婚而是选择留在这里陪着他们的这种行为是无私的奉献。

恰巧那天小玉又来接她妹妹了。妹妹把这些事情全讲给了姐姐听。讲完这些事的妹妹抬头迎见的便是我和陈子都那小子。

陈子都在这呆久了也不免得和学生们调侃几句。就说到:“小叶子,老师那么舍不得离开你们,要不等你长大就嫁给我吧。”

可是他说这句话得时候手仍然没有离开我的肩膀,小叶子看着我们两个人勾肩搭背的样子,羞着脸反驳道:“谁要嫁给陈老师你呢,我觉得老师你们两个人可以凑成一对将就着过完余生了,是吧姐姐。”说完这些话小叶子便拉着小玉的手跑出了学堂门口。小玉转身看了我们一眼也跟着妹妹一起走了。

陈子都转向我,深情的眼睛望着我说到:“要不余生咱俩就撮合的过吧,你看我都为你留在了这个村子。”

你看他又来调戏我了,我可不是那种人。我当然选择回拒他了:“去去去,一边去。我可是以后要娶漂亮媳妇的人,怎么会和你一起呢,正常点正常点,我的大兄弟。可别说这种傻话了,你不是说还要迎娶你的罗敷姑娘吗?怎么能跟我一起生活!”

我看到了他的眼角划过一丝落寞一丝悲哀难过。他朝我吼道:“我怎么就算不正常了,哪里不正常了。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不回城市而要选择留在这个村子里吗?我们在一起生活的这段时光不快乐吗?你没有想过要把它延续下去吗?”

听完他的话我一下子懵了,我想明白了他的所有不一样的地方。原来他不喜欢姑娘,不喜欢小玉。他的情诗情话就是全部特意写给我听的。

我应该是走上前拥抱了他。他一直在我耳边说着我们在一起不要分离之类的话语。而我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两个毛头小子哪知道什么爱。只是觉得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很温馨舒服就应该长久的生活在一起吧。我多希望故事就在此结束啊,我们两个人就在此度过余生啊。”

爷爷的声音也到此停止了,可是故事却不是这样结束的。有时候你会发现人是无法去怀念真实的日子,记忆总会让你的感情改头换面并随之背叛自己并且让自己无法辨别真伪。

两位爷爷之间的感情让双方的家长发现了端倪,他们被迫分离了,并且再也不能随时的见面了。他们之间只能通过书信小心翼翼的来往。

建国爷爷收到的最后一封信就是仅有二十来个字一句话。

 “你是一颗有思想而有趣的芦苇,余生你可要自己好好过啊!”

在此之后他们再也没有了联系。他们的感情也像石沉大海一样,听不到回声不见波浪回响。在等待了多年之后爷爷选择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成家立业了。老之将至之时,他选择离开这个国度。

这段回忆成了他们年少懵懂里的一段回忆。谁说只有女人心底有秘密呢。爷爷喝完了最后的苦咖啡,向我道了声再见,便消失了在街道交叉口。

爷爷独独喜欢苦咖啡,空气里弥漫着这浓郁的味道。我猜大概是因为一种味道可以将人带回真实的过去吧。